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市场活动

沉寂近一年再获新融资电子签行业“卷土重来”?

发布时间: 2022-01-24 04:40:19  来源:天博app 

  人们往往将名字里蕴含着特定的含义,期盼在短短的两三个字里,传达某种信息,以此来表达人类的思想情感。

  即便是,历史演进到今天的信息时代,在数字化浪潮的驱动下,签名这种蕴含特定含义的形式依旧未从改变。

  近日,电子签名服务厂商e签宝,完成12亿元E轮融资。事实上,就在十个月之前,e签宝才宣布完成了10亿余元D轮融资。

  从时间节点上而言,国内电子签赛道起步并不算晚。20世纪末,全球范围内才陆续出现“电子签名”的相关法案。

  不过,经历了十几年的发展,在2012年以后我国电子签名市场才进入加速发展期,实际上,这是与云计算的大规模铺开离不开本质上的关系。

  时间来到2012年,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下,国内相关企业纷纷转型电子签赛道,互联网电子签名公司出现,用户也由C端开始向B端用户转变,从最初的互联网金融领域全面渗透,房地产、人力资源、电商等应声出现。

  2015年左右,To B市场潜力快速释放,IT桔子数据显示,仅在1季度,就有461家To B企业成立,全年达到1272家。

  随后,资本介入电子签赛道,国内电子签玩家开始不断获得明星资本的看好,早在2014年3月,君子签就获得了易以天使领投的千万元级别融资。

  2019、2020年,国内电子签赛道迎来融资热潮,在率先完成D轮融资后,e签宝也成为唯一一家入选《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的中国电子签名企业,估值超过70亿元。

  今年3月,国内知名电子签名服务商法大大宣布完成D轮9亿元融资,此轮融资由腾讯领投、众为资本、大钲资本跟投。

  除了赛道本身的玩家受到融资之外,互联网大厂也将触角伸向了这一领域。7月,腾讯先在微信开放“腾讯电子签”小程序;随后又在7月底,在“腾讯电子签”小程序上线小借条功能,为用户提供开具借条这一服务。

  像是小米、阿里、字节等互联网大厂,也在通过对外投资或亲自下场的方式,参与到电子签名的角逐之中。

  2018年,云栖大会上,蚂蚁金服与e签宝联合发布相关合约,随后2019年,蚂蚁金服领投e签宝C轮近1亿美元融资。

  2020年4月,字节上线“电子签“在线签合同平台,此前的两个月,法大大入驻字节旗下企业办公软件飞书。

  在多重因素的刺激下,电子签赛道站上了历史的舞台,除了赛道所展现出的发展周期外,背后的驱动力也值得我们探讨一番。

  电子签名的迅速发展,实际上,顺应了国家提出的“数字化”浪潮。近年来,我国出台多个电子签名行业的扶持政策。

  早在2019年,国家相关部门就在规定中,提到了计划建立权威、规范、可信的电子印章系统。在《十四五》规划中,更是具体提到了“推进政务服务一网通办”,推广应用电子证件照、电子合同、电子签名等电子数字化措施。

  今年,地区及相关部门继续推出有关政策、规定,8月5日,青海省正式发布《青海省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条例》自10月1日起施行。

  随着区块链、人工智能、5G等技术的发展和成熟,在线化逐渐成为各行各业办公的标准,电子签名成为整个商业底层基础设施之一的趋势加强。

  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阎云表示,“移动网络和智能移动设备不断普及,我们已进入SaaS时代。目前,大数据、云计算已为电子签约提供了基础,区块链技术也保证了数据真实,确保了电子合同法律效力。”

  2018年,云栖大会上,蚂蚁金服就与e签宝联合发布“蚂蚁区块合约”,称以区块链为底层核心技术,创造新的信任机制,随后,阿里云钉钉支付宝都与e签宝产生了合作关系。

  从目前B、C端所反馈的价值,B端企业所产生的价值要略大于C端用户,在C端用户流量逐渐接近天花板时,企业以及玩家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看向B端生意,帮助企业提升生产效率,打通产业环节间数字化,催生新的价值。

  如今,电子签名的应用场景已经不在局限于在线办公,金融服务、政务服务、电子商务、医疗服务等这些都有所涉及。

  目前,法大大已经与SAP、微软(中国)、广联达、金蝶明源云致远互联有赞等国内外大型企业服务平台建立了系统级生态合作,提升对B端企业的渗透率。

  近年来,国内数字经济快速发展,占GDP比重逐年上升,2020年,国内数字经济规模已达到39.2万亿元,占GDP的38.6%,居世界第二位,已成为国内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据智研咨询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国内电子合同的市场渗透率不到3%,预计2022年将提升至5%-7%。未来3-5年,会是电子合同需求爆发的黄金期。

  天眼查数据显示,在疫情间接助推下,预计2023年中国电子签名市场规模接近250亿元。对比国外市场发展现状,国内第三方电子签名市场仍处于早期阶段。

  2019年,我国电子签名渗透率最高的互联网行业,也只达到12%,除了金融行业达到10%之外,其余行业仍在个位数的渗透率徘徊,甚至有行业渗透率仅为1%。换个角度而言,未来产业数字化的趋势加强,电子合同的兴起,电子签名的渗透率提升也是必然趋势。

  但随着行业的快速发展,互联网大厂的触角介入,目前,电子签赛道暴露出的焦虑,仍会日后发展的阻碍。

  一方面,马太效应下,未来的竞争空间渐窄。尽管腾讯、阿里、字节通过资源及技术优势不断布局,但行业头部企业马太效应加重。

  天眼查数据显示,e签宝、法大大和上上签三家合计占据国内近80%的市场份额,随着行业呈现出强者恒强的趋势,头部玩家不断扩张之后,行业将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格局,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将进一步压缩。

  即便是,腾讯、字节、阿里手握一定的流量、技术优势,想要抢夺头部企业手上的优质客户也并不容易。

  另一方面,不同于其他行业,电子签赛道呈现出主营TO B和TO G业务的行业特点,这也注定了行业会是高投入慢回报的趋势,即使在国内数字经济快速渗透的背景下,也需要的是长时间积累、大量资源的投入。

  实际上,这与SaaS行业发展特性有着本质关系,回顾过去国内SaaS发展史,从1.0软件时代发展到3.0时代,国内玩家用了20年时间,即便如此,纵观国内SaaS玩家,仍在不断投入大量的资源与资金。

  最后,是盈利问题,这也是影响整个行业未来发展的关键性因素,行业或者企业无法产生收益、盈利,投资者以及资本市场很难保持长期看好的态度。

  国内外玩家反馈出来的盈利能力而言,即便是2018年上市的DocuSign,目前依旧无法实现盈利。最新财报数据显示,FY2022Q6,DocuSign净亏损达到3385. 50万美元,同比增长69.87%。

  新一轮“跑马圈地”后,国内电子签企业已经从“教育用户”转至“成熟付费”,而这一过程需要耗费的时间和资源只会更多。

  相比国外企业,国内企业背靠互联网大厂,以其自身流量为基础,或将寻求一条新的发展公式,但行业的“围城战”下,国内电子签企业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